小芝的秋(随笔)

发布者:台州水协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2-23    浏览次数:6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     临海市水务集团     周才龙


小芝的秋大抵从落羽杉红的时候开始。但是,数着松针红的第一根或者红了几根,这需要似林黛玉般细腻的心思。我是没有的。

这时候,这种树,这种红,不是浅红也不是深红,带着褐色,一如江南的土地。经历了秋天和初冬,大概到了年底,才红得透彻,红得好看。也许跨季的温降,使她显得饱满和玉润。中间的故事和痛苦,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,抑或日月星辰。

可是一棵树的红,她红不出味道,哪怕经历了风霜雨雪。这不是大自然的严苛,而是欣赏者的挑剔。因此,她需要同伴,不是一群,而是一路,从小芝通往东塍的公路。我也想起了曾经的牛头山水库,12月底,一岸的落羽杉,如晚霞,燃烧在河畔;又好似盛世的旌旗,喷薄着烂漫的生命。

小朋友是看不见的落羽杉的松针的。因为,杉树高大,远远的高过他们的脑袋。只有初冬降临,落下的松针伴着雨和着泥土,他们拿着扫把,“哼哧哼哧”打扫时,才会发问:“这是什么树呀?”

这是南方的树种,长在江南的土地上,也散发着南人的性格——妖娆悱恻。

小芝的秋,也从桂花开始。

我一直怀念小芝的夏天。这样的一个画面,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:一排排白色的米面,横在空旷的原野上。两种颜色,勾勒出恬淡与舒适。但是桂花的香味消解了一切。

小芝人是爱桂花的。街边、村口、院内,无一不种植桂花。古人“莳花”“寻幽”的闲情雅趣,在这里得以一窥。

小芝中心校内,便有一棵几十年树龄的桂花,树冠葱郁,摇曳婆娑。每当花期降临,桂花绽放,灿若星河。桂花是俗花,妖艳的香气,冲人心脾,解脱不得。“吴刚伐桂”的典故,亦让她增添了一点烟火气息。但是,这世上谁不是俗人?苏子尚不得遗世独立,何况花乎。每当桂花凋谢,落下的花与泥土却是泾渭分明,而且带着花根,从不分散。这一点却又是不俗的。

桂花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只消一个周末或者一阵风,这一年却再也不见。

小芝的秋与别处一样,又或者不一样。但是,当我开车从桐峙山出来,这边细雨霏霏,那边日光如注,我就知道,这片土地是不一样的。(笔者注:小芝,为浙江台州临海市小芝镇,地处牛头山水库源头,素有台州市“后花园”和“绿谷氧吧”之美誉)



推荐品牌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14 台州市城镇水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. E-mail:tzsxtzsb@163.com 浙ICP备1502178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