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看戏(随笔)

发布者:台州水协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2-23    浏览次数:6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  临海市水务集团    周才龙


提着板凳,妈便带我去看戏。

出了门,走在老街上,却已是人流。青石板“咯吱”“咯吱”地响着,和着乡民们热切的招呼。

一只手被我妈牵着,另一只手紧紧按着自己的口袋,生怕洒出一颗瓜子。这是唯一的吃食。

戏台在村东头,老年协会边上,共两层,周围用大条石垒砌。中间的主台,底基也用条石。条石上面便是四个大柱子支撑起来的木质戏台,四檐翘起。

大家不紧不慢地走着,但是这走也是有节奏的,因为走慢了戏台中间的空地上可就没位置了。

我大致忘了开戏的时节。不是很热,因为有下午场。也不是冬天,我的印象里没有北风呼啸,缩着脖子的场景。也不在秋季,秋季大家都要在里面晒谷。但是二楼的通道里却常年存放着稻草。

那开戏便是三春时节。

妈占好了位置,便把板凳放下,一大一小,在没腿深的野草里。

鼓点响起,锣钹点缀,帘幕后便缓步转出,甩着水袖,咿呀之声的人。戏开始了。刚才还闹哄哄的人群,突然安静下来,许是曲调遮掩了喧闹。

戏,我是听不懂,也看不懂的。坐在板凳上,只能看见黢黑的人头,或是冉冉升起的香烟。我只能嗑瓜子。或伴随人群叫好,也挣起身,站在凳子上,瞧个究竟。但也不能久站,后面的大人也不乐意。

为什么台上都是女的呢?男的也是女的扮?她们的鞋底好高!骑马也就拿个鞭子挥下,马都没有。这就是我那时看戏的感受。

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有时我也看见妈红着眼眶。后来我才明白,这大概演到《梁祝》或者《红楼梦》了。我知道了那些都是悲剧。对于悲剧,我不忍看。直到高中,才翻阅了下。彼时,感叹林黛玉薄命。但是过了些年岁,却感慨薛宝钗苦命。

舞台上的才子佳人,悲欢离合,也就在那时修饰了农村干黄的年月。

在我小时候,别人都说唱戏是下九流。有时候,戏连着演好几天。于是,便有唱戏的住在村民家里。我家也住过一次。

早餐也就一个荷包蛋金贵些。那是给我吃的。我的对面坐着一个跟我年级相仿的孩子。那位唱戏的母亲,便让自己的孩子快吃。我没有动筷。没几口那鸡子就没了。我妈嘟囔了几句。我抬眼望妈,妈一副生气的神情看着我。我可怜那孩子吗?我不知道。我只感受到有陌生人的不自在。

在以后几年,暑假我去宁海,寄居在我爸一个朋友家里,也感受到了我跟那孩子一样惊惧、不安的心理。或许那就是寄人篱下,客在他乡。

唱戏的过程中,也有一群青年,开着车,载着烂桃,停在戏台门口,拿起桃子,往舞台上扔。随着戏子的逃避,伴着村民的咒骂,他们脸上露出得意的讥笑,才满足地离开。我不知道那是风俗,还是对外乡人的鄙视。

但是,我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,唱戏也会在农村的土地上渐行渐远,因为戏台二楼的通道里常年存放着稻草。

后记:村口的戏台,我去年曾去看过。粉妆玉砌,显是翻修过。只不过少了些烟火气。



推荐品牌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14 台州市城镇水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. E-mail:tzsxtzsb@163.com 浙ICP备15021784号